相关文章

杭州百万“空中花园”被指违建遭强拆

来源网址:http://www.tycjx.com/

拆除前的“空中花园”

城管拆除了屋顶上玻璃顶棚

  东方网6月20日消息:因地制宜地在自家屋顶开辟一块空中菜园,种上角瓜、西红柿、茄子。北京人张春贵也没想到,他闹着玩玩也能全国出名,还成了热播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最后压轴的主角。

  在杭买房的杨女士也向往退休后,能像张贵春那样大隐于市,过上顺应自然、返朴归真的生活。

  不过,夫妻二人耗时近一年时间在滨江钱塘春晓精心打造的屋顶空中花园却没有那么幸运,遭到强拆,损失上百万元不说,精神上备受打击。

  昨天,杨女士与实施拆除的滨江区城市管理执法局(以下简称滨江区执法局)对簿公堂,请求法院撤销该局作出的处罚决定。

  官司吸引了包括来自浙大专家学者和世界屋顶绿化协会的关注,让他们感到尴尬的是,被当作违建拆除的屋顶花园,原本被推选为今年10月在杭召开的世界屋顶绿化大会的示范作品。

  请来全明星专家团队

  在自家屋顶打造“空中花园”

  杨女士家的空中花园有一个“全明星”专家团队做后盾。她的丈夫冯先生是长年与公路绿化打交道的高工,他们的想法还得到浙江大学生命科学院的支持,施工请的是专业的园林公司。

  为确保屋顶绿化的安全、长效、美观,夫妻俩还特聘浙江大学生命科学院草坪花卉研究所进行了专门研究、设计指导施工和养护。

  这个空中花园超过50平方米,由草木和一些钢构的紫藤架构成。花园将种植乔、灌、草、藤、花和园艺瓜果共50种以上植物。这些植被将100%全覆盖所有屋面,做到生态又景观。

  同时,花园设有屋面雨水收集、太阳能等节能减排装置系统,不仅可以养鱼,还能对屋顶绿化植物进行喷灌及降温。

  为了打造一个梦想的空中花园,夫妻俩也是不惜血本,仅紫藤廊架下的阳光房,每平方的玻璃用料就高达千余元,用于浇灌的喷雾系统花了4.5万余元,玻璃房地热设备3.5万余元一套……

  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草坪花卉研究所,将杨女士家的空中花园,作为杭州精细屋顶花园的一个重要试验场所。教授还经常带着学生来进行跟踪测试和检查,想努力将之建成杭州屋顶绿化的一个技术推广示范点。

  事先报备时允许先行尝试

  到头来因违章被拆除

  杨女士称,在构建空中花园之前,他们曾咨询过有关部门,得到的答复是:国家对于屋顶绿化暂无明确规定,可以先行尝试。

  保险起见,他们还是于2011年向滨江区建设规划局递交了《关于要求在自家屋顶建造屋顶花园的报告》。但是一直未获回应。而空中花园的建设到去年年底时已基本成形,阳光房顶上设有廊架,廊架上面长满藤本植物,阳光房和廊架都笼罩在一片绿色植物下。

  2011年12月26日一大早,由20多名城管执法人员和10位外地民工组成的队伍,带着铁锤、铁棍、氧气瓶等工具闯入杨女士家的空中花园,进行拆除。

  冯先生称,当时他正好在家,当场表示强烈反对和苦苦哀求,但对方还是进行了强制拆除。

  2012年1月1日雨雪将至,由于强拆造成屋顶漏水,杨女士经城管同意,在被破坏的屋顶勉强搭建临时雨棚,防止因下雨而导致楼下房屋内积水。但随后,对方三番两次上门将临时雨棚进行了拆除。

  “正常生活完全被打乱。”冯先生说,这次拆除不但给他家带来巨大的财产损失,还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搭建的是阳光房还是洗衣房?

  双方各持观点

  冯先生表示,他家建设空中花园是响应政府号召,并且与高校科研院所联合设计、试验和示范,对环境和其他邻居有益无害的项目。而且前前后后总共投入上百万元,全是他家自己的积蓄。

  被拆除后,杨女士和冯先生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处罚,但复议结果是维持原决定。

  在城管部门看来,他们搭建的是阳光房、洗衣房,侵犯的是其他业主对楼顶的共用权。

  滨江区城管执法出具的处罚决定书里是这样描述的:经调查,早在2011年5月当事人就在其所有的住宅楼顶,建造阳光房和洗衣房。《责令限期整改通知书》发出后,当事人仍然继续复建,10月初在其楼顶阁楼西侧露台和消防疏散通道部位建造完工21平方米的建筑物,其中18平方米为钢架结构的玻璃房,另3平方米为砖混结构洗衣房,当事人的行为违反《城乡规划法》有关规定,属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

  而杨女士一家认为,屋顶绿化工程并不是违章建筑,城管部门夸大事实,洗衣房其实仅是在廊架下面放置了一台洗衣机,所谓的阳光房也只是在钢构的紫藤下安置隔热玻璃,并且严格按照规范,没有超高超宽,绝大多数地方是绿化面积。

  此外,他们认为有权认定小区内违建的只有规划部门,城管部门自己认定,自己动手拆除是越权和滥用职权的行为。由于双方坚持各自的观点,法庭经过一上午的审理后,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同小区只有当事人一家的“空中花园”被拆

  在法庭上,冯先生提出,放眼滨江乃至杭城其他住宅屋顶,绿化阳光房比比皆是。如果这属于违建,那么为什么不拆,单单拆除他家的?

  庭审结束后,记者随冯先生以及世界屋顶绿化协会两位联络员,还有浙江大学生命科学院草坪花卉研究所的徐礼根所长,来到钱塘春晓小区。

  冯先生的房子在13楼,是一套跃层商品房,上了楼顶后,可以看到楼顶种植着很多绿色植物,包括丝瓜、黄瓜、向日葵等,长势不错。冯先生解释说,这是因为前两天一直下雨,雨水充足。接下来天一热,无人照料的话,这些植物肯定要枯萎。

  “要是没有强拆,就不用过多担心天气变化。”冯先生有些伤心地说。

  在廊房顶部,散落着一些黑色的管子。徐礼根说,这些管子就是用于浇灌的喷雾系统管道,奥运会和世博会绿化都用到该系统。现在全都被拆毁了,真是很可惜。

  顺着冯先生手指的方面,大家看到,前后左右对面的楼顶都搭有和冯先生家一样的阳光房,还种植了大量的绿色植物。冯先生说,那些阳光房都没有他以前弄得那么好。

  -新闻助读

  杭州大力发展

  平改绿

  今年10月23日至26日,将在杭州举行的2012世界屋顶绿化大会,会议将邀请300多位境外嘉宾与国内专家共同展开课题研讨,集世界各国经验,制定综合治理PM2.5的系列措施,为政府和市民提供切实可行的方案。

  据报道,去年初《杭州市区建筑物屋顶综合整治管理办法》出台后,对城市公建项目的屋顶做了全新规划,除了对住宅屋顶进行“平改坡”,还要对公建建筑物屋顶进行“平改绿”,杭州屋顶绿化持续推进,今年还将再造10万平方米空中花园。

  目前杭州屋顶绿化主要有三种模式,包括花园式屋顶绿化、地被式屋顶绿化和组合式屋顶绿化。住宅小区因为屋顶面积小,且不经常上人,因此改造以“平改坡”为主。

  我国的屋顶绿化起步较晚,目前国内做得比较好的有上海、成都等城市,杭州正在迎头赶上。

  去年,杭州在五个主城区全面启动屋顶综合整治以来,2011年共实施屋顶绿化项目73个,屋顶绿化面积10.2万平方米。拱墅区的月星家居、下城区的京都苑小学、上城区的定安名都、江干区的九堡永和大厦、西湖区的教工路138号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